小熊軟糖是檸檬蘇打味。
混邪冷逆,接受度很高。
 
 

【佩帕】黑童话系列(一)美女与野兽

*安心与信赖的接文小组
*作者: 我,@果果@荒总,  @北坤
*这次是 @荒总 的主场,cp童话由他定

      在很久很久很久很久以前,一个金碧辉煌的宫殿里住着一位王子他的名字叫做佩利,他很骄傲,也很喜欢打架。无论是哪一个想进去他城堡的人他都觉得是侵入!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一个老爷爷来他的城堡借宿,可佩利不这么认为,他看这个老爷爷来者不善也没给他带点礼物比如肉啊什么的,怀疑老爷爷图谋不轨并大打出手!可没想到老爷爷是一个非常厉害的巫师,他定住佩利,看着佩利那长长的睫毛说到[光有好看的外表是没有用的!我要把你变成丑陋的野兽!]佩利[你要干什么!要打架就好好打!不要把我变成什么野兽啊!我已经看上了海盗村的村花帕洛斯了!你把我变成野兽算什么!]老爷爷[噢!帕洛斯?他要是看到你变成野兽的模样一定不会爱上你的]王子变成了野兽,他的仆人也变成了有思想的家具。日子一天天过去,他们也越来越焦躁,因为如果王子得不到真爱之人的吻,他们就再也变不回去了。
      森林外是一个村子,里面有一位漂亮的小伙子——帕洛斯。帕洛斯的父亲是位商人。在帕洛斯16岁那年,他的父亲去集市,想给他带个礼物,帕洛斯要一朵玫瑰。
       帕父回村时在森林里迷路了,误打误撞到了野兽的城堡,摘下一朵玫瑰准备给他心爱的儿子。结果被野兽发现了,野兽要杀他,帕父请求再见一次自己的儿子。野兽答应了。
      帕洛斯到了城堡,他的父亲要跟他悄悄说几句话,野兽稀里糊涂就答应了。帕父说:「帕洛斯、你留在这里,这野兽有钱的很,等时机到了,杀了他。」帕洛斯犹豫了一下,答应了。
      不过一会儿,野兽来到了关押父子俩的地牢门口,他每走一步都震得悬挂着的铁链摇晃,发出刺耳的声响。帕洛斯十分紧张,他担心野兽突然改变主意直接把他和父亲杀了,他甚至还没见到野兽那装满了一屋子的珍宝哩!
      野兽站在父子俩面前,呼出的热气直冲在帕洛斯的脸上。“时间到了,你,”他用有着长长的指甲的爪子指了指帕洛斯,“出去。”
“不,我愿意代替我父亲留在这里。”帕洛斯说,“我的父亲已经年迈,您关着他也没用,还得多提供一份口食。我的父亲摘您玫瑰园中的花本就是因我而起,而且我尚年轻,自愿留在城堡里做您的仆人。”
     野兽愣愣地看着露出真挚表情的帕洛斯,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最后说:“好吧,那你留下,不用当我的仆人,每天陪我打架就得了——放心,我不会让你很快挂掉的。至于老头子,给我滚吧,滚的越远越好。”
       帕父战战兢兢地道了谢,临走之前还不忘叮嘱帕洛斯找机会下手,趁早把财宝抢来好给他养老,帕洛斯点点头,目送着父亲骑着马远去,头也不回地走进了阴森的城堡。
      帕洛斯送父亲离开后,再进到城堡,野兽告诉了他房间在哪就消失不见了踪影。他心想还是熟悉了这里的环境和地形再对这偌大的宝库下手,这时确定了一点声音,帕洛斯瞬间警觉起来,却只看到了一个茶壶和茶杯,他眯起了眼睛,看来这个城堡里可不缺乐子了。走了两步藏了起来,终于,帕洛斯听见了声音,「姐,要不我们还是把他带去房间吧?」「绝对不要!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看来还是得先去房间假装普通人咯,吹着口哨帕洛斯去了往房间的路「那么回头先去哪看看呢~」
       帕洛斯微微探出头[一个人也没有啊?是哪里来的声音?难不成这城堡闹鬼!]帕洛斯又躲回墙后扯了扯衣领 深吸了一口气再次探出头 定睛一看 看到桌上有一个茶壶和茶杯 似乎声音是从茶壶和茶杯那传来的帕罗斯想[难不成是!] 帕罗斯村花光速移到茶壶和茶桌前 茶壶看到了帕洛斯村花[你是谁!]帕洛斯村花二话不说揭开茶壶盖 立马跪在地上说[啊!万能的神壶!我要许愿!]茶壶[你…你干嘛!?]帕罗斯[我要许愿啊!我把你放出来了你不应该帮我完成三个愿望吗?]茶壶[我…]帕罗斯村花[你别紧张!我就两个愿望! ]
      一个是拿到野兽的钱,一个是离开这里。茶壶叹了口气,毕竟这是童话故事,还得按剧本来。于是茶壶告诉帕洛斯:「野兽会在每天晚上12点整打开他城堡的地库,你只需要在那时候杀死他,你的愿望就实现了。但是……」「别但是了,快,给我武器」帕洛斯打断了茶壶的话,并且从茶壶里拿出一把匕首。
     当天晚上11点,帕洛斯去了野兽房间。
     夜已深。帕洛斯推门进去的时候,偌大的房间里只点了一支蜡烛,放在抛了光的木桌上,野兽则在桌子旁的安乐椅上闭目养神。帕洛斯摸了摸口袋里的匕首,确保不会被野兽看见,然后径直向野兽走过去。
“这么晚了你还不睡?”
“那你也不是没睡么。”帕洛斯笑嘻嘻地说,换了个方向走向野兽的大床,整个人躺了上去。床被是由最上等的天鹅绒填充而成,十分柔软。床正上方的水晶灯未被点亮,仍在烛光的投射下闪闪发亮。很快这些都是我的了。帕洛斯想这么想的时候偏过头去,恰好看见野兽那双毫无保留的赤眼。
他在恐惧什么。
帕洛斯来了兴趣。从前几天的交手来看,野兽很强,就算他回到了人的形态,也应该身手不凡。帕洛斯很好奇还有什么能让这头傻得可怜的巨兽恐惧——莫非他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计划?那更好,在帕洛斯自己动手前,恐惧会杀死他。至于地库的钥匙嘛,总会找得到的。于是他说:
“喂,你看起来很不好。”
野兽似乎是被他的话吓了一跳,把头偏过去。沉默了一会儿,他说:“帕洛斯,我带你看个东西。”
帕洛斯犹豫了一下。“是什么?”
“你来不来?”帕洛斯从没见过这么阴郁的野兽。
“来,来。”他又露出他最擅长的笑脸,跳下床。
      野兽和帕洛斯一前一后走在通往地库的古老阶梯上。野兽拿着一个烛台,上面插着刚刚那支燃了一小段的蜡烛,昏暗的灯光把一人一兽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影在墙壁上,分不清到底哪个才是人,哪个才是野兽。他们仿佛走了一个世纪,才走到了一扇紧锁的铁门前,门上雕刻着象征勇气的狮子,还有高峻的马,它们在互相周旋,似乎下一秒狮子就要扑上去咬断马修长的脖子,而马也暗暗蓄力,若是被那健壮的前蹄踢到脑袋,也会给狮子带来不小的损伤。野兽从贴身的衣袋中掏出一把金色的钥匙,插进钥匙孔一转,地库的大门就敞开,两人走了进去。
     整个地库空荡荡的,只有最中心有一个金子雕成的桌台,套着一个透明的玻璃罩,里面是一支即将凋零的玫瑰花。
“看到这支玫瑰花了吗?”野兽说话的时候,又落下了一片玫瑰花瓣,“我因为我的傲慢无礼受到了巫师的诅咒,他告诉我,一旦玫瑰枯萎,我将永远变成一头野兽,我的仆人们永远成为毫无生气的家具。除非——”
帕洛斯攥紧了刀把。
“除非什么?”
“除非我能够找到真爱。”
野兽的眼睛亮晶晶的,帕洛斯认真地看了他好一会儿,缓缓地说:“那么我就是你的真爱?”
野兽点点头。
帕洛斯笑道:“好巧,我也是。”
“真的吗?是真的吗?”野兽眼中的红色更加鲜艳了,他张开粗壮的双臂,好似要给他寻到的真爱一个大大的拥抱。
“当然是——”
“骗你的。”帕洛斯笑着把匕首捅入了野兽的心脏。
      父亲是在骗我吧?这野兽是个浪子,这么多年挥霍下来,居然一分都不剩了。
    我还是趁早回村子里去,就当白吃白喝了几天呗。
……他的血太脏了。
奇怪?我记得这条路我刚刚来过?怎么又……
啧,又是这里,这里,这里——
      帕洛斯的额上冒出了冷汗。他自认为已经等了好几个钟头了,可是天却迟迟不亮,他只好抓起那支还剩三分之一的蜡烛,骑上马通过花园往外跑去。这个花园被修成一座迷宫,帕洛斯第一次迷路的时候安慰自己人生地不熟,硬着头皮继续走别的路。
     第二次,第三次。帕洛斯不相信自己的记忆力有这么差,他感到一阵颤栗。蜡烛越来越短,最终燃尽。
     “永远留在这里吧,我的爱人。”
帕洛斯听见。

16 Aug 2017
 
评论(4)
 
热度(25)
  1. EyRie果果 转载了此文字  到 (CH₃CH₂O)₂Sn
    补档
  2. 果果天城遊 转载了此文字
    接文第二发!
© 天城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