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熊軟糖是檸檬蘇打味。
混邪冷逆,接受度很高。
 
 

【安雷/雷安】黑童话系列(二)匹洛曹

*OOC,完全是恶霸欺负可怜人
*本次是我和液子小姐姐,荒总,果果
*小姐姐主场(搞笑设定变黑童话了
*结果会变长这个设定完全没用到

     “你醒啦。”
      迷迷糊糊地尝试着睁开双眼,微黄的灯光在眼前摇曳着,使这个动作又难了一点。
他花了一点时间适应头顶那盏灯摇晃着发出的光线。环顾四周这是一间工作间,本就狭小的空间里摆满了各种金属制工具,但没有折射出刺眼的光。大概是因为都生锈了吧。
不远处有一位老人坐在工作台前。工作台上也摆满了许多锋利的工具,但比工具更多的是成堆的木屑。
     “你叫安迷修。”老人转过头来微笑着对着他说。“你是我制造的哦。”
安迷修眨了眨眼,僵硬的点点头。他伸出自己的右手,却发现那并非血肉之躯,而是木制,像人偶一般。
     “我…是什么?”安迷修用沙哑的声音低声问到。
     “你是我造出来的人偶呀。想变成真正的人吗?”老人站起身,突然消失的重量使他身后的椅子发出嘎吱嘎吱的琐碎响声。他转过身来面对着安迷修,伸出他的手,“我会帮助你。”
       安迷修伸出了他的手,从冰冷的地上站了起来。
       他花了几天了解了所有东西——这个世界、这位老人、还有他自己。“世界上曾经存在过骑士。”老人依旧坐在工作台旁,不同的是安迷修也靠在他身旁聆听,“但他们都死去啦。骑士已经不存在了。但骑士的精神永存。”
“我不是正要修炼成骑士么?”
“是呀。那样,你就成了'最后的骑士'啦。”
老人不仅用自己精湛的木雕手法创造了安迷修,还教给他骑士道与剑术。
       谦虚、荣誉、牺牲、英勇、怜悯、灵魂、诚实、公正。这是骑士必须要做到的,而安迷修早已铭记在心。
     “等你达到了这些要求,你就可以成为真正的人啦。”老人微笑着说道。
    他称老人为“师傅”。
日复一日,花白色一根一根粉刷了老人的头发,安迷修的剑术也一日比一日精湛。闲暇时间,他们两人就依偎在老人家小小的壁炉前取暖,老人给他讲一些骑士的传说,安迷修聆听着,那双蓝绿色宝石做成的眼眸里倒映着跳动的火。
     “你可以出山啦。”终有一日老人郑重地把安迷修叫到身边,交给他两把雕刻精美、削铁如泥的剑,摸摸他的头。
安迷修果断拒绝。他不想离开自己最尊敬的师傅。
      “没关系的。”师傅厚重的、布满老茧的手在安迷修柔软的发间摩挲,“你头上这根立着的头发就代表着我。当你违背了骑士的准则,它就会代表我提醒你哦。”
安迷修伸出手探了探老人说的那根头发。“会怎么样呢?”他疑惑的问道。
“会变长哦。作为一个骑士,可不能因为自己的形象吓跑别人呀。”“好的师傅。”安迷修点点头,“我不会违背骑士道的。”
      他并无行李要带。只是把剑别在腰间,在门口与师傅郑重告别,便踏上了自己的修行之旅。
      下了山,街上的孩子们嘲笑他,惧怕他,他却不以为意,因为他可是师傅引以为傲的最后的骑士啊!
     本来他想先去学校学习更多的知识去了解人类们,可是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学校的孩子们甚至是老师都不把他放在眼里,觉得他不过是块破木头而已,终于在一天早上遭受了愚弄的安迷修感到了累,本来他是要拿着自己身上的钱去小镇上买书的,但是却被抢了一大半,看着仅剩的钱,安迷修叹了口气「今天可真是倒霉啊…」这时一个带着帽子的少年出现了,告诉他「夜晚时乘着火车站的车去看看神秘的魔术海盗团表演,他们的魔术便能让你融入人类。」本来安迷修不愿相信,可是要是真的呢?受了蛊惑安迷修决定晚上去一探究竟。
       晚上,安迷修确实去了马戏团、看完表演后紫眸的主持人却来说「先别急着走,我们有一种药水,能把非人之物变成人」他瞥了瞥安迷修、接着说「有意者可自行到后台购买」
没什么人信也没什么人需要,安迷修过去时后台自然是冷冷清清的。安迷修看见主持人就那么坐在那里。「我叫雷狮,你要的东西在那」他指了指身后的柜子。
安迷修急忙说「请给我!」雷狮却笑到,「这药可是很贵的——」安迷修打断他的话「没关系,我愿意给你我所有的钱!」但话一出口,安迷修就后悔了。
      雷狮挑了挑眉毛[真的多少钱都给嘛?]安迷修看着雷狮的表情瞬间感觉背后一阵凉意 说到[那个我…这个药真的有那么神奇嘛!?]雷狮走近安迷修说到[当然了难不成你想反悔?]安迷修咽了口口水 心想[如果说谎的话鼻子会变长的怎么办……要么还是跑吧!]安迷修看着雷狮笑了笑往后腿了几步 转身就准备跑 刚一转头就看见一个拖把头 只见拖把头抬起头来说[哟这位小兄弟不买药了?]安迷修瞬间感觉不对啊 这是敲诈啊?!说到[我想了想好像我不需要不需要]这是从雷狮身后走出一个人冷冷的说到[可是你的呆毛变长了 证明你说谎了 是吧]安迷修定睛一看心想[这个人应该是这位主持人的弟弟吧好像很聪明的样子 没办法只能硬闯了! ]安迷修无视了挡住他去路的拖把头帕洛斯撞开他就是一个100米的冲刺 结果就快到门口的那一瞬间撞在了一个身材极好 个子贼高的人身上只听这个人张口说到[首先你跑就不对了 再加上你还撞了帕洛斯!你是想打架嘛]话音刚落这个人挥着拳头准备打在安迷修脸上 安迷修绝望的闭着眼睛只听见主持人的声音[住手!佩利!]
      名叫佩利的高大汉子拳头却没有停下来,眼看马上就要砸在安迷修的脸上,安迷修抬起手臂来挡住自己的脸,闭上眼准备迎接佩利的大拳头,心想:“糟了!这人控制不住!希望不要太痛!”
       等了许久都没有感觉到痛感的安迷修缓缓睁开了眼透过手臂的缝隙看了看,佩利已经把拳头收起来了并在他面前傻站着看他,随后又转过头去:“为什么不让我打他这小子要跑啊!”帕洛斯摇摇头,伸了个懒腰说:“算了吧他是我们客人。”在这时安迷修缓缓把手放下,又收拾收拾自己的衣服准备偷溜,雷狮却一个闪现闪到安迷修面前抓住他的领带:“这位客人不要跑了还是把这药买了吧!”说着脸上带着奸商的微笑,“很神奇的!”安迷修只能认栽,叹了口气准备从裤子口袋里掏钱。
     “什、什么——!为什么——!”安迷修眉毛一挑,立即又装作是没有事情发生一样继续掏着裤子口袋。
安迷修的脑子极速运转:口袋里面除了我的手手、空气和没剪掉的线头以外什么都没有!怎么办!
      雷狮却有点不耐烦了狠狠拽了一把安迷修的领带:“怎么了最后的骑士大人你怎么掏钱都这么磨磨唧唧,你不会还想跑吧!”
     安迷修停下了掏口袋的动作,抬起头来对视雷狮:“你也知道我是骑士吧!”
雷狮点头。
“对吧!我是骑士!在修行的!”
   雷狮点头,并且狠狠拽紧了安迷修的领带使他差点喘不过气。安迷修咳了两声继续用坚定的目光看着雷狮,仿佛空气中出现了四角星星!
“你干什么!恶心死了!”雷狮大叫。
“大哥。”雷狮的弟弟在后面低头摸着帽子突然发话,“我猜他是没钱了。”
      佩利的拳头好像要再度袭来。
      安迷修见状也恶心帅不起来了,拔起腿就要跑,只是他一个轻轻的木偶,一下就被186的大个子雷狮提起领子拎了起来,脚尖都碰不到地了,雷狮笑眯眯的奸商脸瞬间变成了黑帮大佬的微笑,额头上青筋直爆「小子,没钱还敢来这?卡米尔之前的药还有吗?拿来。」「是,大哥。」卡米尔扯扯围巾便去翻起了柜子,「佩利,接着。」卡米尔找到后直接丢给了那个叫佩利的高大男子,雷狮接过那瓶药笑嘻嘻的看着他「你…你干什么!这有违做人的法则!」安迷修脸色惨白的大叫「做人的法则?你可是木偶啊,骑士先生?」说着便捏开了安迷修的关节下巴把药水灌了进去,渐渐的安迷修觉得眼前开始模糊了,失去了意识。
     「咴–咴––!!」一头棕色的马在笼子里尖叫起来,雷狮瞥了一眼笼子,露出嘲讽的笑容「表演要开始了,不好好表演可没饭吃哦~啊…对了是走钢丝吧,加油啊骑士先生?我们雷狮魔术海盗团可不养白吃饭的动物啊。」安迷修看见那个叫卡米尔的低头对那个恶党说了什么,只见他大笑「哈哈哈哈,既然他们也来了就给他们也看看这场好戏吧!」安迷修有非常不好的预感!
     可怜的安迷修在马厩里挨了几天,终于等到了逃出去的机会。那是一个名叫艾比的小仙女,她告诉安迷修,只要在吃东西的时候顺便吃下她给的药丸,安迷修就可以变成一个小孩,并回到他师傅身边,说着便拿出了一粒半青半紫的药丸。
      安迷修高兴极了,心想这仙女姐姐真是好人,却不曾看见艾比离开时嘴边一抹危险的笑容和之后与雷狮的会面。
安迷修在雷狮不注意的时候,很顺利的把小药丸放进食物里,睡了一晚后,莫名其妙回了家也变成了小孩子。安迷修和他师傅高兴极了,却也没想过怎么会这么顺利。
安迷修的顺利日子果然不长。
      又过了几天,安迷修睡觉时梦见一群以雷狮为首的的人闯进他和师傅的家里,高声嚷嚷着什么,但具体嚷嚷着什么安迷修没能听见,因为他很快被更大的声音吵醒了。
      安迷修睁开眼,发现自己居然不在床上!而是在自家已废弃的马厩里!安迷修想站起来,看看外面怎么了,但是动了动,发现自己早已变回马匹!
       震惊之余,雷狮闯了进来,身后一群人架着他师傅。雷狮指着安迷修:“看见了吗,你就是偷了我们的马!”安迷修很想为自己、为师傅辩解,但无奈不能说话。所以,无力的安迷修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师傅被一群人殴打、奄奄一息的趴在地上,而自己被带回了马戏团……
      在那之后,安迷修再也没法逃走,因为他的师傅的性命还在雷狮手上。
就这样,他最终沦为一个马戏团里被殴打、被拿来圈钱的奴隶……

23 Aug 2017
 
评论(1)
 
热度(12)
© 天城遊 | Powered by LOFTER